问凭何

【羡澄】《莫羡》[ABO]

魏A[酒香]澄O[莲香]『O装A』


湛A[檀香]莫O[酒香]『伏笔注意』


🎲 解释一下:按照原著走向忘羡二人在一起了,但有一次夜猎刚好碰到江澄,然后羡澄就掉到了一个魏无羡师父(私设)设的坑里,这个坑是一个神奇的坑,灌输了魏无羡很多怨气,然后魏无羡就暴走了,两人就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事后江澄跟魏无羡隐瞒了这件事,后来江澄发现自己揣了个崽,就瞒着魏无羡要生,结果……没瞒住。


🎲 至于OO怎么结合嘛,等着我来填这个坑『伏笔×2』


🎲 那个~文章名不是莫玄羽×魏无羡,这个指的是被献舍莫玄羽的魏无羡(就是所谓的献舍羡啦)


——————————————————————————————————————————————————


四.




到底是夷陵老祖,惊讶过后,魏无羡很快就蹲下身,饶有兴味地打量起这具浑身散发着银红色诡异怨气的凶尸。看着看着,魏无羡忽然发现有哪不对,扭头询问:


“江澄,你……”




他话未说完,却禁了声,目光紧紧盯住江澄身后悄然出现的身影,以及那红中泛紫的瞳孔。




江澄也察觉不对,即转身,手中紫电炫出一道长虹,干脆利落的抽过去,但他立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中乍起的电光,一旁的金凌脱口而出:


“紫电!”




没错,正是紫电,手持另一长鞭的是一个黑衣蒙面人,江澄拧起细眉,喝道:


“什么东西装神弄鬼?”




来人不答,微微侧头,注视着魏无羡,半晌,嗤笑一声:




“魏公子,你、食言了。”




五.




魏无羡一怔,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正待说话,蒙面人已抢先开口:




“魂未归,心已覆,十三年,魏婴,你也不过如此。”




那声音,轻柔的有些飘渺,而魏无羡却仿佛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




“你是……意梦?”有些迟疑,却又恍然。




“……”




那人不答,魏无羡却像是肯定了般,放松下来,问:


“你来做什么?是……忆魂的事吗?我被察觉到有不对呀?”




意梦碾了碾脚下的狼藉枯枝,眼中似乎带着笑意,又或者,是嘲,是讽。




落叶无风自动,空地中的黑衣人已不见踪影。




一片形状怪异的阴影,在明月的配合中投下。




蓝湛似有所感的抬头,雅群也在天上徘徊良久,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组成了一行墨迹:




“夷陵乱葬岗。”


——————————————————————————————————————————————————


失踪人口回归




【公告】
《莫羡》改为《同始异终》中的一个章节,大纲不变,魏婴师父改为“意梦”。

学生党,没时间码文,将与 @魏忆梦  @魏羡晚吟  @江浔 联文。


江澄:“师父变女儿?”

魏无羡:“糟老头秒变小仙女?”

阿何的友情提示:是小魔女哟~

魏忆梦:

【羡澄】

❗禁ky

@问凭何 写的《同始异终》的联文。
感谢 @江浔 (未辞故人)的誊写。

【花贺】【双玄】 红衣归 『上』

@魏羡晚吟 🌹

@乌庸一枝梅 的点梗

🌙时间线在花城刚刚回归,还未去找谢怜时

🌙短小,下章睡醒补

🌙BE

正文

——————————————————————————————

“老风飞升啦!”

“原来老风真的是神仙!”

“哈哈,上酒楼吃鸡腿去!”

“走走走,先去庆祝一下!”

              ……

窗也,一黑衣男孑倚窗而坐,目光沉沉注视着窗外的喧闹,双眸幽深黑暗,让人读不出一丝情绪,面容白皙,却不显女气,脊背挺直,衣领微微松散,露出雪白的脖颈,像一只高傲的黑天鹅。

而这幅画面在来人眼中却又是另一个意味了:

男子带了几分疲惫地靠着椅背,漂亮的颈子透出几分隐晦的脆弱,再往下,被衣带束着的腰骨不堪一握……

贺玄眼角余光趸见了一抹红衣,倒也未曾理会,只是在给自己倒酒的同时把酒盏向对面推了几分。

花城顺势坐在旁的竹凳上,轻笑道:“黑水,你这可是一夜暴富了?竟还有闲钱来此喝闷酒?”

贺玄面无表情的无视了债主的催债,又泯了口酒,这才道:“回来了?” 怎么不去找你家殿下?

花城自然听懂了眼前人话中的意思,不可否置的笑了一下。

'假的可以。' 贺方收回目光,一句话掠过杂乱的思绪。

“看见这样子,不欢迎我?”

贺玄没有回答,但望向花城的眼神明明白白地传达着  '不希望'的信息。

废话,换做是你债主来了能高兴?

花城没再说话,慢慢饮下了面前的酒水。

(……待续)

——————————————————————————————

🌙不是纯粹花贺粉,持中立态度

同始异终

📝想《莫羡》时想出来的文,忍了又忍,还是发了。(抱头跑路)


📝来猜一猜 意梦 是谁呀?


——————————————————————————————


“魏……公子,或许,在下有法助你。”


魏无羡眼里有了光,猛地转头:“何法?”


“万鬼噬身,粉身碎骨,召灵无法,唯献可归。”


“……唯献可归。”魏无羡低头思索,“献舍吗?”


意梦摇头:“是,也不是。”


“何解?”


“古往今来,真正献舍重归者,实无一人。”


见魏无羡疑惑,她又道:“献舍重回的,不过只是魂灵碎片罢了。人死后,魂魄分崩离析,七魂六魄中,最先溃散的,其实是忆魂,忆魂亦主情,情若不散,如何往生?


是以,人出世前,仅有六魂六魄,第七魂自人出生凝聚,于人死前一刻消散。因此,才有所谓的回马灯重度平生。


所以,灵魂中,谓有忆魂不过奈何桥,不领孟婆汤,魂滞大地。古往'献舍',皆为此,然,不入忘川,魂必中伤……”


“因此,古往今来,献舍者无一不魔心大起报复苍生。”魏无羡接口道。


“正解。”意梦点头,“噬忆一族的存在也正因如此,我们吞忆,实则也是护忆,让其……不负有情人。”


语落,红中泛紫的眸子漫不经心地扫过玄衣,苍白的唇瓣微微挑起。


“也就是说,你……愿帮我护忆?”魏无羡眯起一双桃花眼,目中尽是审视意味。


“呵呵呵呵……”意梦终是忍耐不住,笑将起来,“你不必疑我,毕竟,除我之外,你也无人可信了,不是吗?”


魏无羡动了动唇,似是想反驳,最终还是闭了嘴,不可否置地转身离开。


意梦定定注视着魏无羡的背影逐渐泯灭于黑暗之中,良久,嗤笑中带着几分惋惜的开口:


“魏无羡,云梦双杰中,不信任对方的,自始至终,仅你一人。”


【忘羡】【羡澄】《莫羡》[ABO]

魏A[酒香]澄O[莲香]『O装A』

湛A[檀香]莫O[酒香]『伏笔注意』

🎲 解释一下:按照原著走向忘羡二人在一起了,但有一次夜猎刚好碰到江澄,然后羡澄就掉到了一个魏无羡师父(私设)设的坑里,这个坑是一个神奇的坑,灌输了魏无羡很多怨气,然后魏无羡就暴走了,两人就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事后江澄跟魏无羡隐瞒了这件事,后来江澄发现自己揣了个崽,就瞒着魏无羡要生,结果……没瞒住。

🎲 至于OO怎么结合嘛,等着我来填这个坑『伏笔×2』

🎲 那个~文章名不是莫玄羽×魏无羡,这个指的是被献舍莫玄羽的魏无羡(就是所谓的献舍羡啦)

正文

—————————————————————————————

一.

秋风扫过树叶,发出沙沙声响,在这寂寥的林中又凭空添了一丝诡异。

悠悠笛声响起,惊起无数飞鸟,冲入乌云,消失不见。

蓝色剑光一闪,一个悠闲的男声道:“蓝湛,干得漂亮!”

说话的是一个一袭黑衣的青年,他一身玄色,仅仅那一同墨色天空的乌

黑长发上,飘着一丝殷红的发带,更显风流,不是那夷陵老祖魏无羡又是何人,而他身旁站的着的那位头覆云纹抹额,面色清冷寡淡的白衣男子,定然就是仙门百家口中那逢乱必出的含光君蓝忘机了。

只听魏无羡蹙眉道:“这一座小小的山,怎么有这么多走尸?”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刚才在路上碰到那些缚仙网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么个小破山,还有修士来夜猎不成?”

蓝忘机面色沉稳,淡声道了句:“不知。”

魏无羡看见自家道侣平静无波的脸色,挑了挑眉,故作叹息的道:“我还想着这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咱俩可以做点……”

他的话被一声长啸打断,魏无羡脸色突变,“温宁!”

二.

避尘铛的一声出鞘,载上忘羡二人直奔声源,倒也不怪魏无羡如此着急,只因为温宁最近一直跟着思追和金凌,而这俩孩子又都跟魏无羡多多少少有点关系,自然放心不下。

魏无羡面色凝重,眼中那丝玩世不恭的笑意隐了大半,那留下的一丝也只为让身旁的道侣安心,他紧张地思索着:温宁的身体在观音庙毁了大半,后来他找了不少天材地宝才给补上,比先前不知强了多少倍,而刚刚那声长啸,却凶尸油尽灯枯时的喊出来的,究竟是遇了到了何方邪祟?

金凌思追还安全吗?

他正担忧着,林中突然紫光大作,他瞳孔一缩,这电芒熟悉至极,不会认错的,是江澄的紫电。这么说,在这里夜猎的竟是云梦江氏,这下魏无羡当真是哭笑不得了,避尘的速度也缓缓慢了下来,魏无羡心知这是蓝忘机在等他拿主意,他踌躇了一会儿,终是道:“去看看吧,看看温宁那是怎么回事。” 还有江澄。

三.

不一会儿,魏无羡就开始庆幸这个决定了,眼前的景象比他料想的要凄惨得多。他的目光几乎本能的掠向那紫衣挺拔的身影,江澄此时的情况绝不算好,就从他连把这个突然扑上来的魏无羡一巴掌拍下去的力气都没有就能看出来,右臂拄着三毒,而身上尽是血腥味,天太黑看不清楚到底伤在了哪,魏无羡口中的‘阿澄’滚了两圈,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江澄看了他一眼,终于冷哼一声,道了句:“死不了。”顿了一下,又道:“真是多谢魏公子关怀了。”魏无羡沉默了一下:“江澄,你非要这么说话吗?”

江澄讥讽道:“哦,如何说话?我可真是不敢不知礼节,又要被说一句注意言辞。”魏无羡还想说话,却已被江澄推向了一旁金凌坐的地方。

待魏无羡检查完金凌,确认他是皮外伤之后,他这才走向中央那头的凶尸面前,只是看了一眼,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这尸体也不过是只吊死鬼罢了,哪来这么重的怨气化为凶尸?!

——————————————————————————————

抱歉,作者脑洞派写手,码字奇慢,你们可能不相信这点字是我两个小时才鼓捣出来的~